lol电竞下注.多名文革“现行反革命”受访回忆当年悲剧(图)

时间:2019-11-12编辑:admini来源:lol电竞下注
[圖片]4月2日,北京大屯的家中,作家、導演徐星[展示 的英 文:showed]文革時期“現行反革命”犯人登記表的複印件。

尋找用了一整年,拍攝一年多,又花了一年多剪輯成片。135分鍾的紀錄片,裏麵的14張麵孔,最年輕的也已年過古稀,時隔50年,他們說出最多的詞還是“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。”

而他們的罪名,在當年被冠之以“用氣槍汙蔑毛主席寶像”、“冒名借刀殺人書寫反革命信件”、“吹捧劉少奇”等〖lol电竞下注政策解读〗。

在杭州放映會的展板上,印著徐星的一句話,“我期望以後的年輕人,不再生活在謊言中,這就是我拍下去的動力”■lol电竞下注战略■。

人物簡介

徐星

58歲,作家、紀錄片導演,曾為北京全聚德烤鴨店[服務 的拚音:fú wù]員、清潔工。1985年發表中篇小說《無主題變奏》,被稱為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現代派小說的開山[作品 的拚音:zuò pǐn]之一。近年來獨立拍攝紀錄片,作品有《我的文革編年史》、《崖畔上畫下你眉眼》等。

今年,徐星完成了最新紀錄片《罪行摘要》,講述文革期間[浙江 的英 文:Zhejiang]地區十餘個“現行反革命”農民因言獲罪的[故事 的拚音:gù shi]

衝動

這裏有[命運 的英 文:fate]的必然性

新京報:你為什麽想到拍成紀錄片?

徐星:看到那些登記表後就被它吸引,當時特別衝動,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應第一時間就去找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人。

新京報:登記表上的什麽內容吸引你?

徐星:那是22張1977年的“犯人登記表”。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發黃的登記表背麵,一張張人臉與油墨混在[一起 的英 文:with],透過紙張都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看得清楚。2010年,我在畫家朋友家發現了它們:早已變成了臨摹人物的草稿。這些人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農民,這是命運的東西。

新京報:為何上升到“命運”的高[度 的拚音: dù]

徐星:這是[曆史 的拚音:lì shǐ]態度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,到今天還有好多人在美化文革,我經曆過那個時代,那時隻要[出門 的拚音:chū mén]去找,大街小巷,準能找到打人的,準能聽到皮帶抽到人身上那個特殊的聲音,你看到那些很血淋淋的事兒,終生難忘。

新京報:經曆過文革,看到登記表,拍成紀錄片,這就是命裏的必然?

徐星:80年代末我出國後,發現很多書和資料是我從沒接觸過的東西,再對照我從小長大的環境,受的這些[教育 的拚音: jiào yù],我覺得[自己 的英 文:his]受到了欺騙,我覺得必然性是在這兒。

新京報:當初為什麽想拍成紀錄片,有沒有想過寫成小說?

徐星:有想過,寫小說[可能 的英 文:would]會有點兒難,但可能會有本書,“nonfiction”,非虛構寫作。這個得等一等,在我有體力時,時間還是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用來去拍,使勁兒拍。寫靠一支筆一張紙就行了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拍的話,要是不趕快去做,這些老人就沒了,特別可惜。

尋找

“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”

新京報:時隔多年,單靠這些表格,你是怎麽找到這些當事人的?

徐星:到處問,大的地方沒變,但具體到鄉、生產隊這些地址都變了,以前都是意識形態色彩很重的地名,比如紅旗什麽的。我先問歲數大的人,以前紅旗那個地兒在哪兒,再去找人,反正在農村,都還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

新京報:最後找到了多少人?

徐星:我拿到了22個“現行反革命”的資料,有些人是一八九幾年出生的,可能不在人世了。初步篩選了15個人作為采訪對象,有的人後來沒找到,有的不願意[接受 的英 文:accepted]采訪,最後選了12個。另外有個叫胡俊錄的老人,還有兩個同案犯不在名單裏,但我也采訪了,所以片子裏實際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的是14人。

新京報:他們的“反革命罪行”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是哪些?

徐星:片子裏的人當年的罪名看起來很可笑,比如“寫反革命信件”、“吹捧劉少奇”、“用氣槍汙蔑毛主席像”等等。當時,任何事任何罪名都可以加上反革命。

新京報:最重的判了多少年?

徐星:一個叫林品新的人對文革有疑問,寫了封信,就為了一封信,判了20年,罪名是惡毒[攻擊 的英 文:aggressive]文革和社會主義製度;當事人周明夫,罪名是“用氣槍汙蔑偉大領袖畫像”。當時生產隊有一杆民兵訓練用的氣槍,槍把已經漚爛了,第二天就來人把他給綁了,說他玩槍時瞄了毛主席像一下。房間裏就三個人,他知道誰舉報的,但他不說。

新京報:找到他們時,他們的生活狀態是怎樣的?

徐星:[大部分 的英 文:centipede]人都生活孤苦。他們中,當年隻有兩個人的妻子沒要求[離婚 的英 文:divorce]。這十幾個人裏,如今還有好幾個是老光棍。林品新家[父母 的英 文:Parental]都八十多了,還種地、挑紅薯,住著風雨飄搖的木房子,連窗戶都沒有。

新京報:他們在回憶時,用得最多的詞是什麽?

徐星:“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”,這八個字,[幾乎 的英 文:much]每個人都說過。

[感 的拚音:gǎn]

50年,恐懼還在心裏

新京報:他們為什麽願意對著你的鏡頭回憶這些?

徐星:我自己就是底層的人,無車、無房、無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、無保險,很容易和他們親近。

另外,我是第一個專門去和他們聊文革的人。他們可能一輩子都沒和別人說起過,有的是自己都沒想過。有的也可能是沒人可說。

新京報:采訪中,麵對那些老人,你哭過嗎?

徐星:哭過,但我要克製自己,不能用我自己的情緒感染他們,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他們。我沒有嚎啕大哭,眼眶濕了。那是當我拍完,拿著機器往回走,[離開 的拚音:lí kāi]他們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

新京報:是什麽讓你眼眶濕了?

徐星:哭是因為我覺得好多人的恐懼到今天還有,這已不能用可憐來形容了,這是多大的悲劇?50年了,心裏的恐懼到底是哪兒來的?為什麽讓它持續到今天?

新京報:揮之不去的恐懼注定會影響他們的生活。

徐星:有個徐興林,當年被朋友告發,說他參加反革命集團。從[監獄 的英 文:吃國家飯]裏麵出來快50年了,他一直不敢交朋友,他家離縣城很近,但他幾十年都不去縣城。

除了恐懼,還有控訴。談到政治兩個字時,徐興林說,“你要是說我偷東西,你拿出證據來,政治這東西,說你是你就是。”到今天他還這麽想。

思考

沒人關注文革中的農民

新京報:紀錄片出來後,他們的生活有什麽改善嗎?

徐星:我覺得沒有,他們還是在農村裏生活,能有什麽改善呢?

片子在他們村子裏放映時,當年迫害他們的人也去看了。我嚐試過采訪他們,但是沒[成功 的拚音:chéng gōng]

新京報:那受迫害者現在有什麽訴求嗎?浙江放映會上,我知道他們還在提補償的事?

徐星:他們出來之後沒有得到補償,就抱怨為什麽工人、知識分子都有補償,就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農民沒有?其實越沒有反抗能力的人,承受的壓力[最大 的英 文:largest]。西方有句諺語,窮人的稅是最高的。

新京報:農民好像也一直是文革研究中的空白?

徐星:對,大部分相關的紀錄片都是拍知識分子、官員,我沒見過有拍農民的。我確實覺得文革研究在農民這塊兒有巨大缺陷。

我很同情這些最底層的人,你沒辦法用現今“正能量”的這套價值觀來影響他們,他們的生活[完全 的英 文:completely]不是那回事。

新京報:片子裏翁誌渝說自己聽到一邊在放“從來沒有什麽救世主”,另一邊在放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”,他懷疑這是個人崇拜。像他[這樣 的英 文:then]的人,在當時農村算是少數的獨立思想者吧?

徐星:對,他們都上過學,可能受教育程度不高,比如翁誌渝上過初中。他一直[強調 的英 文:emphasised]他看報紙,他什麽事兒都知道,比如中蘇關係破裂了,九評什麽的,都是從報紙上看的。

他們有中國傳統文化裏的“士”的影子,這可能是幾千年來延續下來的,盡管走樣了,但他們是有所繼承的。

[意義 的拚音:yì yì]

我確實在做一件大事

新京報:從鏡頭裏看,你是單槍匹馬去拍攝的?

徐星:就我自己,當然如果有助手是最好的,但如果雇個助手,我可能都不夠付人家薪水的。

新京報:拍這部片總共花了多少錢?

徐星:拍了三年,共花了18萬多,沒細算過,有一部分錢是朋友讚助的。

新京報:拍紀錄片時想過要靠它賺錢嗎?

徐星:拍這些紀錄片從來就沒有過盈利,也不可能有。我省吃儉用,當然溫飽得有,穿衣服不能露著屁股,得有飯吃。我不太買什麽東西,[唯一 的英 文:sole]的奢侈品就是煙。

新京報:拍攝中最困難、最累的時候是什麽樣的?

徐星:最大的困難就是沒錢,最累時,江南很潮濕,我住的都是小旅館,連出租車都不敢叫,就坐農民的摩托車,在後麵加個鬥篷,兩根杆子撐著,這是我的最主要的交通工具,翻山越嶺,還得背著40多斤重的器材。

新京報:在最疲憊的時候你都想些什麽?

徐星:我就想,這不是國家該做的[事情 的英 文:affair]嗎?為什麽不做這些對曆史、後代有交代的事?既然他們不做,那就由我一個老頭來做。我覺得我確實在做一件大事,一件很值得我驕傲的事,現在讓我死了我也值了。

新京報:你覺得做這件大事的意義在哪裏?

徐星:我會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我不是為了解釋災難的概念,我是要拍人,我要講人的故事。攝像提供了新的[記錄 的拚音:jì lù]曆史的可能,更有力量感。過去曆史都是由專門的“史官”記錄的,攝像讓普通人也能記錄曆史,我現在記錄下的這些,100年後可能就是正史了。意義就在這裏。

新京報:現在有人稱你是作家導演,你覺得這會讓你有成就感嗎?

徐星:這些頭銜我完全就不在乎了,沒時間想那些事兒。出多大的名兒對我沒有吸引力,構不成任何驅動力。如果為了名我沒必要做這事,就享受那個《無主題變奏》就可以了,那個也進入了中國當代文學史,也在[大學 的英 文:university]文科的教材裏。現在我就完全由著自己,憑著衝動去幹事。幹完之後,能得到朋友的認可,我就挺[滿足 的英 文:meet]的。

(徐星 把文革中的農民記入曆史)

(編輯:SN098) 。

相关文章

【lol电竞下注】中国共青团代表团访问朝鲜_新浪新闻
【lol电竞下注】云南拟建立虚假新闻社会公示制度
【lol电竞下注】多名文革“现行反革命”受访回忆当年悲剧(图)
【lol电竞下注】河南跨省查扣安徽公交续:公交集团老总失联
【lol电竞下注】北京非当事人可向民政部门提见义勇为线索
【lol电竞下注】北京地铁14号线6个站点拟在2013年3月底先开通
游戏问答
realmex2 pro是升降摄像头吗
realmeX2 Pro手机怎么样
realmeX2Pro什么时候发布

热门推荐

  1. 最热排行
  2. 评分最高

用户评论

网站地图